仙境没有爱丽丝

虽然不是现充,但是有一颗想做现充的心

昨晚和室友讨论自己的爱情观,我觉得自己简直落后了一个世纪



原来就我一个人觉得谈恋爱到了后面就要结婚吗?!

我是个bd党,非常纯的bg党,也是个钢铁直女,如果不是刻意说明我是不会往bl或者gl的方向去想

但是我不反同,我身边就有同,而且我和他关系很好,对我而言性取向这种先天性更强的东西没有对错之分,我可以无障碍接受

我不看耽美,一是因为我没兴趣,二是因为……我其实没那么喜欢网络小说,对我而言网络小说就是快餐中的快餐,吃起来爽,但是不健康,吃多了还腻,过了那个年龄你也懒得去天天吃还在那里把人家往天上吹

而且我其实有点diss大部分耽美小说,原因很简单,糖很腻,吃多了还对身体不好,而且,也没什么营养,根本不值那个价钱。

同性恋的境遇,特别是在中国同性恋的境遇没你们小说里那么美好,我想每个人应该都清楚,在中国,正常的社会环境中长大的人,都会认为“男女”的性取向是最“正常”的。虽然我们这一代对同性还是异性或者双没那么介意,但我相信你在第一次对人有感觉之前应该都会觉得异性之间才是最正常的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大环境,你没办法否认

我们这一代还好,但上一代呢?我问过我那个朋友他父母的态度,他跟我说,一开始他父母也是反对的,但也没办法,现在就由着他去了。

我这个朋友还算好的,要是换成我爸妈估计我们家都要闹翻天了(我爸妈在这方面相当保守,在他们看来同性恋是非常恶心的,根本接受不了。准确说,我们整个大家庭里的大人都是这样的看法)


我当然知道你们都喜欢糖,我以前也喜欢,现在我也很开心吃我闺蜜、我室友的狗粮

但是抱歉,耽美对我而言是颗毒糖,完全不想碰的那种

你们追再多的耽美,吃了再多的糖,也不过是一个美丽的不真实的梦罢了,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群体,特别是在我们这个社会,他们需要冲破的,他们需要反抗的,你根本想象不出来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也算是我自己的抱怨吧。对我而言,我更希望看到的是耽美里的cp冲破现实中的重重压力阻碍的挣扎,还有周围人的态度(有没有变化这个真的很难说)

当然,我这个要求还是太高了,毕竟,如果真的有了这样的内涵,快餐也就不是快餐了吧?


做梦和看童话我当然不反对,完全不反对,因为大家都喜欢圆满。只不过,在这个你真真正正存在着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事“圆满”的

我现在有一句话必须说

小孩子们都给我认·真·读·书·去!

别净看些乱七八糟的网络小说还天天在那里大吼“我永远爱这本书!”“我永远爱这个人!”之类的话

说真的这玩意就是用来给大众图个乐子的,如果你觉得网文有任何文学价值的话麻烦你们按照文学评价的标准给我写一篇评论来打我的脸

认认真真读书,多看点名著,多看点新闻时政,多了解点天下资讯,让自己充实起来,别天天缩在一个闭塞的小角落里在那里给你们的“大神”们打call

你们家大神和你们其实没一点关系,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和你们“大神”的关系有可能还不如你们和某个路人的关系好。你会为了一个路人大动干戈吗?而且,你真的觉得他们会看你一眼?

如果你们真的觉得这些东西就是你们爱的全部的话,那我也不会反对,但我只能说,你的人生,以后很有可能也就那鬼样子了

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东西有很多,不要让一些沙子占满了你人生的瓶子

不然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你只会恨不得给当时的自己扇一耳光

一个W市某大学的心理系的大二学生

在这里严肃声明——

谁发表了类似于“学心理学的都是心理有问题的”这样的言论我跟谁真人PK!

可能是有特例

但是我们绝大部分心理系的学生都是因为喜欢/好奇/感兴趣/被调剂等等这样那样正常的原因聚在了一起

可能是有个例是这样的,但是用个例代表全部我只能说:“您不仅不了解心理学,您甚至连科学都不了解”

我们心理系学生不背这个锅!


“为什么你做不了粉丝?为什么你不能全心全意地爱ta?”

“因为我觉得现实生活就已经很充实了,不需要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作为我自己的精神寄托。”

我记得之前有一个人跟我说过,“就是因为你在现实生活中过的很充实,所以才会这样(理所当然地吃着自己闺蜜和男票的狗粮连点抱怨都没有,还吃的很开心)”

其实倒也不是现实生活太充实,而是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会为cp问题操心很大程度上和我在现实生活中开开心心吃着身边人的狗粮一个道理——我只是真心祝福这些人都能过着完整幸福的生活

对我而言,经历爱情是人生必经的一个阶段。虽然你们之间会有摩擦,虽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甜蜜蜜的,但是你们走过了那些坎坷,相互成全,走向更加遥远的未来

这样本身就很美,不是吗?

每一次到了自己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才会发觉自己有多无力

给我最近在构思的小说的男女主做了一下测试,虽然不是很贴合我自己的人设然而还是坚定了我好好“疼爱”这两个小家伙的决心

风吹过

摸鱼产物,乱七八糟的东西

故事结合了一点我自己的经历

最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分割线参上


1

苏颜不喜欢火车站,一点也不。

她讨厌密密麻麻的人群;她讨厌充斥在鼻腔的刺鼻异味,混合着汗味、垃圾味和一些人身上自带的异味;她也讨厌时时刻刻提防着行李被人顺走的那种紧张感,以及不得不去想很多事情的疲惫感。

她也讨厌火车。

从小受自己的洁癖父亲的影响,尽管并没有夸张到同样的程度,但她的确对火车的座椅和卧铺有着心理阴影,有时候她甚至会出现幻觉,病菌和虱子跳蚤在床单和被子上开着集会,其密集程度足以让一个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发作。有时候碰到不太友好的乘客就更是一种煎熬,她曾经就和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人坐在一起,其不讲究的程度令人发指。

但是她没得选。

她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毫无顾忌地从天南飞到海北。虽然父母总和她说不要心疼钱,他们负担得起,但她实在不想再欠他们太多。

说实话,她并没有去W市玩几天的打算。她原本的计划是自主招生考试一结束就直接赶火车回家,奈何母亲非要说她已经三年没有好好玩玩了,去自招完干脆就到大城市里逛逛再回来,还替她订好了来回的车票以及在W市的旅馆。

招架不住母亲的热情,她才勉强答应下来。


动车的确要比普通车看起来干净一些,可苏颜依旧还是能闻到那种混合着泡面、汗液以及垃圾的奇怪味道。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推着笨重的行李箱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不过,放行李的时候却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笨重的大箱子卡在了行李栏边缘,既塞不进去,苏颜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把它安安稳稳地放下来,身材略有些娇小的少女就这样和箱子较着劲,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帮个忙?”伴随着清亮的少年音,一双手结结实实地抬住巨大的行李箱,把它放好。

正想道谢,苏颜抬头,看到那人的脸的瞬间,却是愣住了。

“周睿?”她情不自禁地叫出了那个名字,正迎上男孩闪烁着惊讶的神色的眸子。

那么一瞬间,夺窗而去的想法一遍又一遍地撞击着苏颜的脑子。


2

第一次注意到周睿这个名字是初一的期中考试之后。

准确来说,如果不是苏颜母亲那句“小颜你们班那个周睿和你换着在当你们班第一啊”那句话,周睿对苏颜而言就是一个路人同学,知道名字,知道是自己班上的,偶尔会因为借东西或者别的原因说几句话。而就是母亲那句无意提起的话,却是让苏颜牢牢记住了“周睿”这个名字。

之后的每一次考试,无论是大考还是小测验,苏颜都在暗地里和周睿较劲,恨不得每一次都要拉开一大段差距才能松口气。不过事实上,就如她母亲所说,的确是这两个人轮流做班里的第一名。


“好巧啊,你也去W市旅游?”火车上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周睿看了会手机,试图找点话题和同学聊聊。

“不是,自主招生。”苏颜机械地将笔记翻到下一页,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周睿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好了,学霸不打扰你了,加油啊,自主招生考试的题目据说都特别变态。”

苏颜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

周睿也没再说什么,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列车就这样驶向前方。窗外,大片大片的农田飞速地倒退,屋摄和电线杆不断从视野中略过。透过玻璃,层层叠叠的光影打进来,少年少女的身上满是斑驳的光影,不断地后退,然后新的又补上。

周睿偶尔会忍不住看苏颜两眼,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笔记,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事实证明,一直到列车到站,少女的头就没抬起来过。


3

体育好的男生是很容易受欢迎的,这一点苏颜百分之百地赞同。

而且,这个受欢迎的人,还是要加上“成绩好”、“人缘好”之类的各种buff加成,全校苏颜不敢说,但说那个人绝对是全年级最受欢迎的“名人”绝对没人反对。

那时候苏颜的闺蜜小七简直是周睿的头号小迷妹,运动会和年级球赛上拉着苏颜观看周睿的英姿,一场都没落下。

苏颜的体育成绩一直在及格线上下徘徊,也不是很懂体育,和周围欢呼鼓劲都快要喊破喉咙的人相比她觉得自己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这样也不错。她这样想着,嘴角不经意间扬起一个弧度。

虽然没有明说,但打心底的,苏颜羡慕周睿这样成绩优异、体育全能的好学生。


列车到站了。

看着苏颜带着大包小裹的行李,周睿很有绅士风度地帮她分担了一点重量。

“天哪大姐,你就考个试还带这么多行李啊。”终于挤出了车站,周睿把苏颜的行李轻轻放下,然后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

“其实我妈想让我在W 市玩两天再回去。”

“阿姨真是有心了。那你现在去哪里看看?”看到一直盯着地面的少女忽然抬起头狐疑地瞪着自己,周睿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顺不顺路。”

“我准备去看看地标建筑之类的。”大男孩补充道,笑了笑,露出虎牙。

“我准备去W大先熟悉一下场地。”苏颜的目光又飘向了别处。

“OK,那走吧?”

“去哪?”

“你不坐地铁吗?”这下疑惑的是周睿了。

“算了,我坐公交,有直达的。”

“那好吧,学霸,祝你好运。”周睿向苏颜作拱手状,想办法帮她把大包绑在行李箱的拉杆上之后钻进了地铁站的茫茫人海中。

望着男生远去的背影,苏颜如释重负般地呼出一口气。

自己究竟是松了口气还是在叹气?苏颜不知道答案。


4

W大比苏颜想象中的还要大,半个下午她总算是完成了既定目标回到宾馆。

宾馆是W大西门附近的一家,不如星级酒店那般豪华,却也算得上“正规”。大厅里,水族箱里几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吸引了她的注意。驻足观看几分钟后,苏颜转身准备回房间,却是在大厅再次遇到了熟人——

周睿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把玩着房卡,正在往电梯方向走。

苏颜迟疑片刻,最后还是走上前去。


电梯里,并排站着的两人沉默着。狭小的空间里,气氛似乎都凝重了起来。

最终,还是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原来你也住这家啊......”周睿有些尴尬地笑笑。

“好像是暑假有学生优惠,这家。”苏颜看了一眼电梯的楼层显示,补充道,“而且本来就不贵。”

“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宾馆是我妈订的。”

“嗯.......以前就觉得了,阿姨是个很周到的人。”

苏颜仔细想了想,笑了。“的确,就是她有时候有点像个小孩子一样不靠谱。”

“我觉得阿姨很可爱啊。”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苏颜又忍不住笑了。


电梯在五楼停下,“叮”的一声成了整段对话的终结。

“明天你就要自招了是吧?加油!”临走前,周睿对着女孩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苏颜微微颔首,脸微微有些发烧。

电梯门完全合上了,苏颜觉得,自己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明显的心跳了。


5

“你听说了吗?周睿搬家了!”一到学校,小七就扑过来向苏颜分享她打听到的“大新闻”——绝大部分都和周睿有关。

“是吗?”苏颜没有制止小七继续讲下去,却也慢悠悠地拿出文具、作业和课本。

“天哪苏苏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你对这种男神级别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因为我.......不追星吧。”苏颜回了她一个老实的微笑。

而且,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一句话,她并没有当着小七的面说出来。


“小颜啊,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叫周睿的男生?”餐桌上,苏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是啊,怎么了?”苏颜有点奇怪,怎么今天连老妈都开始问起周睿了?“妈你还记得吗?就是你上次说和我轮流当第一的那个男生。”

“对,应该就是他。”

“今天我出门上班的时候,遇见他爸了,说他们搬家了,就住在我们家前面那个巷子里。”

素颜差点没被一口饭噎到。

所以说,有些时候,一些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还真不好说。


6

回家路上,一只泰迪忽然蹦出来,吓了苏颜一跳。

“卷卷!”那是一个男孩又气又好笑的声音。

回头,那小巧的泰迪早就冲向了主人的方向。那主人,就是周睿。

现在,他正朝着苏颜的方向跑过来——被唤作“卷卷”的泰迪“哼哧哼哧”地喘着气已经又跑到了苏颜面前,直接扑过来,前爪正好搭在苏颜的膝盖上。

苏颜还没来得及摸摸泰迪毛茸茸的脑袋,它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小主人面前,撒欢似的围着周睿跳啊跳。

“卷卷坐下坐下,别闹了!”周睿来回转着身子去找那只调皮的小泰迪,结果那个小祖宗变本加厉,跑得更快了。

卷卷好不容易消停下来,苏颜却是笑得直不起身子,好一会才缓过来。

“你家的泰迪?”

“原来是大姨家的,有事寄养在我们家一段时间。”

“它好可爱。”一边说着,苏颜一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小狗的脊背。

“淘气,只喜欢小姐姐,不听我的话。”周睿一脸嫌弃地看着卷卷,泰迪则懒洋洋地趴在苏颜脚边,享受着女孩的爱抚。

“你会经常带它下来吗?”苏颜继续抚摸着泰迪柔软的卷毛

“每天老爸带它下来遛一圈,顺便接我,然后我再遛回来。”

“你别看它这样,特聪明,来我家第二天我爸一让它叫我起床它就冲到我房间里狂叫,”周睿特意停顿了一下,“也不怕扰民。”

“噗。”这下子,苏颜是彻底直不起腰了。


7

“小七,这是什么?”看到闺蜜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苏颜忍不住问了一句。

“人物关系图。”小七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本子。

苏颜扫了一眼,看到周睿的名字,和林薇的名字连在一起画了一个双箭头。

“这个是什么意思?”苏颜指向那个箭头。

“就是他们两个相互喜欢的意思啊,我觉得。”小七笑笑。

初二开始,周睿远不如初一时那般人气了,小七也没再那么狂热地做他的小迷妹,还和隔壁班的双胞胎帅哥的哥哥谈起了恋爱。

新一届来了个白白嫩嫩的小帅哥,占着年级第一不说,还打破了去年的跳高记录。而且,那孩子性格又乖,简直满足了一堆学姐的母性,被围观无数。听说运动会和篮球赛专门有人翘课去看那个初一的小孩。

初二开始之前学校来了一次分班,苏颜和周睿没再同班,两人的交集也仅局限于偶尔放学回家一起逗逗周睿家那只泰迪。听说周睿的大姨的新家养不成宠物,现在,周睿已经成了卷卷正式的小主人。两个人也就聊聊自己爸妈,聊聊自己班里的事,最多的话题还是讨论卷卷这只“聪明成精”的泰迪。说真的,他们之间的交流还不如双方父母之间的交流多。

“苏苏?”看好友半天没动静,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本子,小七拍了她一下。

“没什么,小七消息一直好灵通的。”苏颜笑笑。

他喜欢谁,和我没什么关系。苏颜这样想着。


中考后,苏颜和周睿是他们那一届唯二的A+生,都被第五中学——市里最好的高中之一所录取。

有时候苏颜会趁着体育课去看看周睿在球场上和一帮好哥们一起挥洒汗水,在运动会上为周睿呐喊助威,顺便和朋友开玩笑说周睿和另外两个男生垄断了跳高比赛的前三名。

偶尔放假的时候正赶上父亲值班母亲有课,母亲就会拜托周睿的父亲载苏颜一程。路上,车里放着美国的乡村民谣,周睿把副驾驶的座位调的向后靠,闭目养神。周父会跟苏颜随便扯扯家常,基本都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随便搭搭话。


就是有一次,苏颜高中结识的新朋友小冉忽然跑过来:“小颜你是不是和周睿是住一个院子的啊?”

“没有啊。”苏颜一瞬间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我初中的时候他家在我家前面那个巷子里,不过我现在搬家了。”

“不是啊我就觉得,这样......好棒!”

看着小冉脸上的光彩,苏颜无奈地笑笑,没再说什么。


8

走出考场,苏颜觉得整个人有些恍惚。题目的难度已经不是一个“变态”可以形容的了,现在除了头疼以外,她没有别的感觉。

接下来该干什么?苏颜心里一片茫然。

鱼贯而出的考生与她擦肩而过,她却觉得白茫茫的一片包围了自己。讨论声,抱怨声,路边树上的蝉鸣鸟语,都被隔绝在外。

忽的,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打开一看,是周睿给她发了条消息。“考试怎么样?我现在在W大樱花路那边,要不要过来顺便一起转转?”


实际上两个人没有走几步路就被毒辣的太阳逼回了阴凉地,呆呆地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

“听说自招的题都特别变态。”周睿喝了一口水,瞄了苏颜一眼。

“是的,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苏颜摇了摇头,一脸苦笑,“怕是没有面试机会了。”

“你应该不用担心这个吧?像你这种常年稳居学校'九八五之星'榜单的学生考上W大应该是轻轻松松吧?保不准一下子飞到S市的F大去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我老班说的。”

“咳,”周睿略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其实是你妈跟我爸说的。”

“其实我也觉得你没问题,按你平时的成绩来这里绝对是轻轻松松的,还是人家求着你选专业的那种。”

看苏颜没什么反应,周睿又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其实我觉得你没必要到一个自己很有把握的学校参加自招,这样到时候不能转专业就很麻烦。还不如自己碾压式成绩考进去,然后选一个好学校。”

“你的成绩应该没问题吧?”周睿稍微凑近了点。

“没对答案。”

“那就别对了,好好玩。有些事情觉得心烦就不要管了,能多享受几天就享受几天”

苏颜忽然站起来,走出树荫,背对着周睿。强烈的阳光刺得周睿的眼睛有些疼,他不得不眯着眼睛看着女孩的背影。“怎么了?”他有点奇怪。

“是该好好享受、好好玩。”回应他的,是女孩真诚的笑颜。



9

一开始,苏颜是真的不喜欢周睿的。甚至,她将他当作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来看,恨不得每次考试都要超他个十几二十分才能满意。

那时候,喜欢周睿的是小七,还有一群在球场上对着周睿犯花痴的小女生。

苏颜本来对体育没什么兴趣,紧张激烈的球赛她看不到三分钟就会觉得索然无味,调台,不是小七拉着她,她大概连年级球赛这样的重要比赛都会找理由翘掉。

那时候,看着身为队长的周睿率领一号男生和平均身高快高出他们十公分的隔壁班球队战个痛快还打了胜仗,苏颜也感到了由衷的高兴。现在想想,可能那场比赛也没有印象里那般激动人心,不过,受气氛的影响,那时的苏颜只是觉得,他们帅呆了!

从那次开始,苏颜也开始关注运动会了。然后她也见证了什么叫做“奖牌拿到手软”,指的就是周睿这人了。那时候的她,在一群疯狂呐喊的同学中目不转睛地盯着比赛场地,在心里,不断地呐喊助威。

说真的,体育好的男生,很受欢迎。苏颜对这点深信不疑。


周睿搬到她家附近的巷子里的时候初一已经过了大半。从那时起,苏颜每天放学最期待的事,就是碰到周睿,然后逗一会卷卷再回家。

有时候两个人也会聊聊,话题就那么单一,甚至经常冷场,不过每逢此时,卷卷就会非常适时地活跃起来,到处捣乱,两个人追着泰迪气喘吁吁地跑到路口,告个别,然后回家。

那真的是初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了,现在对苏颜也是一样。


听到小七说周睿和林薇是一对的时候,苏颜愣住了。说真的,她不明白,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还是愣住了。没有理由,找不到理由,心脏似乎被巨石压住,沉重,无法跳动。

他喜欢什么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苏颜应该是这样想是。

可是她还是无法控制那种失落,即使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与自己无关。

那天晚上苏颜险些失眠,辗转反侧到半夜,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小七说“就是他们两个相互喜欢的意思啊,我觉得。”,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回忆,从她暗暗较劲到篮球赛到运动会,再到后来两个人有时候碰到了一起遛卷卷。

第二天放学再看到周睿,她一点也不敢看他的脸,埋头逗卷卷玩。回话也照常,可苏颜不敢直视他,一看到他,苏颜就觉得全身都不自在了,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


很久之后,她才确定,自己的确是喜欢周睿的。


在那之后,她越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睿了。一见到他,她就失去了往日的平静,那种感觉让她无所适从。

她不像小七,想谈恋爱就谈。那对她而言完全是陌生的事物,一度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最后,她选择把这件事告诉了她母亲。

母亲说,这些都是正常的。

“但是现在的你们还太小了,你们的世界就在这里。在未来,你还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苏母笑着,给她端上烫好的牛奶。“现在你们最重要的事,还是给自己拼出一个更好的未来。”


这段话伴随她度过了轻松愉快的初中以及单纯却又紧张的高中。


10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速流逝,这是苏颜呆在W市的最后一晚了。

这一晚,房间里彻夜都是少女翻来覆去的声响。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成熟了,那份感情自己早就放下了。

可当她看到周睿的那一瞬间,所有的防线瞬间被击溃,她又变回了那时候的苏颜,那个连周睿的脸都不敢看的小姑娘。

她想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周睿却和她坐在一起,她能感受到大男孩偶尔飘过的目光,可她不敢看,死死把目光锁定在笔记上。

她本来想就这样告别,可她不知道怎么拒绝周睿的好意,和他一起出站;她也没想到,两个人会住在同一个宾馆,相隔一个楼层。

她想要逃避,她想要拒绝,她甚至想过改签车票考完试就直接拎起行李回家,她想要浇灭心中那团炽热的火焰,可每一次,火星都被留下,都在最后的那一刻,熊熊燃烧,掐断了她的退路。

她不断地期待着,其中又混着一丝苦涩。


“在未来,你还会遇到更多的人,比他更好、更合适的人。”她的母亲如是说道,她也这样坚信着。

“我大概会去S市或者B市吧……那里有几所分不高但是很不错的大学。”周睿说,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脸,“高中之后你就比我厉害多了。”

以后还会有机会吗?

自己会遇到比他更好的人,但再也不会遇到另一个他。


11

取票之后苏颜就让周睿赶紧走了,虽说一开始她甚至拒绝周睿来送她。

她站在检票口,看着男孩的背影混入熙熙攘攘的人群,再也无法被捕捉到。

今天是个大晴天,素有“火炉”之称的W市更是尽力诠释着自己称号的准确性,热气蒸腾着,让景物在人面前产生了一点扭曲。

整个火车站都是闹哄哄的,孩子的尖叫、大人的呵斥、还有些骂骂咧咧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列车员捧读的公告。

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苏颜现在只想快点坐上火车回家,远离这一切。


12

火车终于启动了。

短暂的旅途彻底结束了。

苏颜感觉包里一震,拿出手机,看到一条简短的消息。“一路顺风”,周睿只发了这四个字。

“谢谢”。苏颜回复道。


13

有些事情会让人心烦,但是不管它,它依然还在这里,如同一根倒刺扎在心里。虽然伤口会愈合,甚至它会与你融为一体,但是当它轻轻颤动的时候,仍然又痛又痒。

苏颜明白这些。


14

“我喜欢你,中学的时候。”

“我知道。”


15

究竟有没有后续,苏颜不想管了。她直接关了手机,远眺窗外的风景。

外面似乎是起风了,她看到铁路边的草坪飞舞着,迅速后退,连成一片。

她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轻了,有些东西,随着那风,飘向远处,散开,散开……






这里是一个置顶

这里是已经荒废很久的咸鱼阿布的新号

原来的号因为隐私原因已经删号了,而且因为学习原因半退圈,也许是不定期写点东西吧?

原本是想当个同人写手,最后还是觉得写原创比较有意思

是个bg党,对bl、gl无感但是也不反同,只要是真爱就好(以及比较支持官配)

比较喜欢的cp如下: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出茶、上耳、切芦

魔术快斗—快青、探红

柯南—新兰、平和

工作细胞—白赤

杀戮的天使—ZR

火影忍者—佐樱、鸣雏、鹿鞠、双井(这个是这么叫的吧?

龙族—楚夏(其他的我不敢站啊……)

全职高手—叶橙、杜柔、肖戴、魏果


不是粉丝也不想混圈

学心理学的,有时候理中客了请不要怪我,我只是想说自己的观点罢了,不是想要秀优越感。由于专业缘故我对粉丝心理非常感兴趣但是我真的不是粉丝(我一直觉得粉圈和一些宗教团体有着神奇的相似性),可以理解但是仍然不是一路人

个人观点是喜欢与热爱之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而且很不好意思,我对二次元、小说等等都只是喜欢的程度,唯一让我热爱的只有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讨论小说、动漫的人设、结构、设定、中心思想


平时比较和气也会努力让自己冷静,怒点很高,会放下被伤害的往事但是忘不了也会很难受,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很大度的人

不喜欢撕逼,看到别人撕逼也会很烦

非常恶心挂人、rr等行为,遇到这种情况请不要怪我骂人,这种事我冷静不下来


总之还是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